河南楊金高科技創業園發展有限公司
91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码大片

來源:  編輯:xuan 時間:2014-04-21 閱讀次數:476

  在過去的20多年里,小企業創造了美國超過三分之二的新增就業崗位,2800萬家小企業雇傭了6000萬美國人,占私人部門勞動力的50%。1953年,美國政府出臺了小企業法,并依法成立了小企業管理局(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SBA),作為美國聯邦政府下屬獨立的辦事機構,SBA對于美國小企業創新創業發展發揮了巨大的積極作用,提供了大量的投融資服務、政府采購服務、商業咨詢服務以及其他多種形式的服務等。

  為了彌補市場失靈,特別是針對科技型中小微企業技術創新市場化支持不足等問題,美國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政府公共財政專項資金,其中最為著名的是美國SBA小企業創新研究計劃(Small Business Innovation Research Program,SBIR)和小企業技術轉移計劃(Small Business Technology Transfer Program,STTR),曾支持了Microsoft、Intel等許多國際知名企業,促進了美國在前沿學科的領先地位,成為全世界紛紛效仿的成功典范。

  截至2012年底,SBIR計劃累計支持小企業項目數量超過13萬項,支持金額超過320億美元;STTR計劃累計支持小企業項目數量超過9600項,支持金額超過25億美元。兩項計劃主要支持了國防部、衛生與公眾服務部、國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能源部、國家科學基金會等部門領域的小企業項目。

  SBA的小企業技術創新服務模式

  1982年,在小企業創新發展法案基礎上,SBA推出了SBIR計劃。此后,SBIR計劃經政府有關法案多次延期,2012年,經美國國防授權法案進一步延長至2017年。

  SBIR計劃是一項競爭性的政府專項計劃,目的在于鼓勵本土小企業參與具有商業化市場前景的政府研究和開發項目,通過競爭性獎勵補助,提升小企業在政府資助科研活動中的積極作用,特別是刺激小企業加強技術創新,為政府部門提供具有成本效益優勢的科學技術,以增強美國在具有競爭優勢領域的領先地位和經濟實力。

  根據有關法案要求,外部研發預算超過1億美元的政府部門必須參與到SBIR計劃中,且需將每年外部研發預算的2.5%用于SBIR計劃,自2011年開始,每年增長0.1%,到2017年時不得低于3.2%。目前共有11個部門參與,包括農業部、商務部、國防部、教育部、能源部等。

  借鑒SBIR計劃,美國政府在1992年小企業技術轉移法案的基礎上推出了STTR計劃,經有關法案陸續延期至2017年9月。

  STTR計劃注重于拓展公私部門間的合作,其特點是要求小企業和研究機構的合作,建立起連接基礎科學和創新成果商業化之間的橋梁。STTR計劃的目標在于通過政府研發資金支持提升研究水平和技術創新,以增強美國在具有競爭優勢領域的領先地位和國家經濟實力,主要包括刺激技術創新;通過合作研發,促進小企業和研究機構的技術轉移;加強私營部門對政府資金支持形成的創新成果的商業化等方面的內容。

  目前,外部研發預算超過10億美元的政府部門要求必須參與STTR計劃,且需將每年外部研發預算的0.3%用于STTR計劃,自2011年開始,每兩年增長0.05%,到2016年時不得低于0.45%。共有5個部門,包括國防部、能源部、衛生與公眾服務部、國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國家科學基金會。

  SBA小企業技術創新服務模式的特征分析

  管理機制有效提高了執行效率和專業化水平。SBA作為統一宏觀管理部門,不僅制定相關政策措施,還對參與的政府部門進行監督和分析,促進了整套管理體系的良性發展。此外,不同技術領域政府部門的參與提高了項目的專業性、先進性和可行性。

  多方參與充分體現了政府和市場需求。不同政府部門根據自身政策目標和市場需要提出項目指南,經過多個環節特別是商業化潛力評估等環節,更加貼切于政府和市場的需要。

  分階段支持有助于提高資金分配效率。第一階段注重廣泛支持且金額偏小;第二階段基于第一階段實施成果,不僅大幅降低了成果轉化風險,大額資金的注入也為重點成果實施提供了保障;第三階段將成果項目推向市場化階段,更加有利于通過市場化機制提升競爭能力和規范運作水平。

  支持條件體現了自主創新特征。多種計劃支持對象都充分體現出支持美國本土自主創新的特點,各類主體不僅從實體空間要在美國本土,其控制權也必須由美國本土出資人控制。

  對于我國開展中小企業技術創新服務的啟示

  整合中央層面現有中小企業專項資金。我國中小企業專項資金預算規模已由1999年的5億元增至2013年的約150億元,但在體制機制上還存在不足。首先是并未形成統一的管理體系,各類專項資金管理權限分散于多個部門,沒有實際的聯系和互動,難以發揮互補性和杠桿作用;其次是功能存在重疊性,多個專項資金在支持對象和領域上存在重疊,降低了效率;最后是特點不明確,從國際經驗來看,既有充分體現競爭性作用專門用于企業技術創新的專項資金,也有用于彌補市場失靈扶持弱勢群體的專項資金。但我國大部分專項資金更像是“扶貧資金”,幾乎支持各種類型中小企業,卻沒有體現出市場失靈的特征,如SBA多種專項資金明確支持婦女、退伍軍人等創新創業,而我國更多是用財務數據等劃定其為中小企業,且在資金分配上是一種“平均主義”或“普惠主義”。因此,急需在現有成功經驗基礎上充分整合各類專項資金,建立多元化、多層次、互補協調發展的政策體系。

  加大中小企業技術創新專項資金規模。從國際經驗來看,中央層面主要集中財力直接支持中小企業技術創新,特別是采取競爭性的原則,保障創新活力,提升國家創新能力,如美國SBIR、STTR計劃資金直接來自于各部門財政預算。而用于彌補市場化失靈的專項資金則是借用市場化運作機制。目前,我國中小企業專項資金全部來自于中央財政,用于競爭性的技術創新資金比例不足三分之一,而彌補市場化失靈的普惠性資金主要支持方式是財政無償資助,難以發揮其引導帶動社會資本的作用。

  完善中小企業專項資金體制機制建設。由于科技型中小微企業輕資產、高成長、高風險的特性,政府一般通過競爭性選擇機制無償直接給予資助。因此,為了規避項目管理權限過于集中,則由SBA統一管理,參與的政府部門具體實施。此外,通過分階段支持遴選優秀項目,即通過第一階段的廣泛“撒網”,為第二階段的“重點培養”提供支持,第三階段更是通過市場化機制實現對項目的“優勝劣汰”。目前,我國中小企業專項資金絕大多數都是“一錘子買賣”,沒有連續性支持和分層次支持,許多好的科技成果在轉化過程中往往夭折。

  利用中小企業政策措施助力自主創新。近年來,我國政府在產業發展等方面的自主創新政策受到了國際環境的較大壓力,許多產業在出口貿易中受到嚴格的限制和稅收遏制。然而,對于中小企業的政府補助和補貼等優惠政策則是國際通行原則。因此,應給予中小企業更多政策關注和支持,進而從源頭提升我國的自主創新能力。



My JSP 'bottom.jsp' starting page